好看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五:从拖拉机开始 > 第2章 媳妇要离婚
    <div>

    “呜呜呜,当初都,都和你那死鬼爸爸说了,让,让他小心点,小心点,还骂我,现在好了,一切都完了,完了。”

    夏一飞嘴上说着钱的事情自己想办法,但心里通过这具躯体的记忆他知道,连亲戚都被借怕了,哪里还找的来钱?

    “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

    前方的路虽然太凄迷请在笑容里为我祝福……”

    就在这时一个手机铃声响起,夏一飞摸索了片刻,在裤兜找到了一诺基亚按键手机。

    对于使用了十几年智能手机的夏一飞来说,第一眼看见这种按键手机还是很意外的,忐忑间,还是狠狠了按下了带有绿色图案的按键。

    刚接通电话,另一边骂骂咧咧的女声就传了过来。

    “你干嘛呢?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

    见电话那头的夏一飞没有出声,女子的语气更加的激烈起来。

    “我爸已经和木材厂的张老板谈好了,他的儿子可以接受二婚,离婚了我就嫁过去,你别再磨磨唧唧了,我俩离婚是早晚的事!”

    电话是打开免提的,听到儿媳妇又在说离婚,老妇人不由的蹭的站起,胡乱捋了一下面部杂乱的头发,焦急的凑过来道:“婉儿啊,我的好姑娘,可不敢离婚啊,我家会好起来的,赶快回来吧。”

    电话那头的正是夏一飞的妻子,隔壁村长黄老头的大闺女黄婉儿,两人结婚已经有一年。

    “妈,可别怪我,你们家现在欠了一屁股债,厂子也倒闭了,您儿子还是个残疾,我不能毁了我这一辈子,不然我就白来这世上当一遭女人了。”,听见了电话那头夏母的规劝,黄婉儿说道。

    “离婚就离婚,现在就去民政局。”,夏一飞平淡说道,听不出其心中有丝毫的波澜。

    电话那头的黄婉儿沉默了,当然她的这个沉默并不是回心转意,而是惊讶。

    离婚这件事从一个月前自己就开始说了,可夏家一家人都咬的死死的,刚刚竟然同意了?

    黄琬儿不敢想象,这才沉默了片刻,但还是当即反应了过来急忙答应道,生怕丈夫夏一飞反悔:“好好好,可说好了,一个小时后,民政局见。”

    “儿啊,不能这样啊,再拖拖,咱家缓过来了,婉儿就不会提离婚了。”

    妇人想要夺过夏一飞手中的电话,亲自来和儿媳妇黄琬儿说,但……

    滴!

    夏一飞直接按了挂断按钮。

    妇人见状用拳头在夏一飞的肩膀狠狠的打了一拳,眼角的褶皱因为生气更加的密集:“要死啊你,婉儿是咱家花了十万彩礼娶回来的,她爹还是隔壁村的村长,对咱家生意有好处,你怎么就这样不懂事?就不知道拖一拖?你不同意,她还能把你吃了?”

    “妈,这种势利的女人,咱们家要她干什么?

    一看到咱家要倒她就溜,谁家没个灾没个难?

    这种女人到时候养不得,到时候您老了,没价值了,给您在猪圈都有可能。”

    儿媳妇什么人,妇人其实早就看出一二来了,但以后的“单身汉”“光棍”“二婚”“残疾”这些词将会终身伴随着自己的儿子,村里的闲话又多,家里又开始没落,日后指不定被多少人指指点点。

    背后招人说闲话,这倒也没什么,毕竟嘴长在别人身上,爱怎么说怎么说,可关键是儿子夏一飞的手在结婚后的一天摇动拖拉机转盘的时候卷进了履带里,中指没保住,成为了残疾人。

    试问一个二婚的残疾男子,家里还没落了欠一屁股债,哪家的女子敢嫁过来?

    “儿子,要不你和婉儿见面了再谈谈,兴许还有机会呢?”,妇人心里终究还是对黄琬儿有些放不下,小声的对着正推出二八大杠自行车喃语了一声。

    “唉!”,夏一飞没有说话,骑着二八大杠自行车歪歪斜斜的就驶出了拖拉机厂门外,消失在妇人的视野。

    他准备骑车去民政局离婚,路上思绪不由得又回到了厂子上。

    现在唯一能救拖拉机厂的办法还有 什么呢?

    根据身体记忆,江枫了解到这里还有个小型机械厂,名叫盛大机械厂。

    它主要生产汽车零件什么的。

    若是能够与它合作,争得对方的投资资金,那一切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

    至于对方凭什么与自己合作,这倒难不倒夏一飞。

    自己前世可是二十多年的汽修工人,熟悉一切车辆配置构成,上至兰博基尼顶级跑车,下至拖拉机。

    现在农业正是蓬勃发展的时候,但农耕设备却异常昂贵,旋耕机的造价更是在数万元。

    之所以这么贵,一来是只有大厂能制作,二来是经过层层售卖渠道加上运输,导致价格在出厂价上不断累加。

    那些经销商和门店可谓是赚了大头。

    那既然这样,那就自己制造旋耕机!专属于自己品牌的旋耕机!

    自己的旋耕机可以比市场卖的更加便宜,且因为自己的技术,其质量也一定好!

    只要盛大机械厂出零件和资金,自己就有十成把握搞出来!

    想到这里,夏一飞再也顾不得什么离婚的事情了,车头调转方向,脚下如同灌注千钧力,猛的一蹬而走。</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