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五:从拖拉机开始 > 第1章 拖拉机被一抢而空
    <div>

    轰天烈地牌手扶拖拉机厂。

    脑袋昏沉,喉咙干涩,感觉整个人精神都被掏空了。

    他缓慢的睁开了眼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入目的是一个宽大的厂房,周围全是拖拉机,嘎嘣新的那种。

    夏一飞清晰的记得因为升降台的故障,在下面修车的自己被上面的汽车压死了才对,怎么又活过来了?

    “这是?”,看着周围夏一飞疑惑道,同时感觉到了自己的左手手指头间有种空空的感觉,下意识的抬起手看了过去。

    “断指!”,夏一飞差点叫出了声,这已经不是自己原来的身体了,难不成竟然穿越到了一个残疾人的身上?

    拖拉机新喷的刺鼻油漆味传来,让夏一飞有些难受,端详了片刻断指,只能硬撑着勉强站起身子,朝着门口走了出去。

    一股刺痛传入大脑神经末梢,记忆如同潮水一样涌入大脑,昏沉的感觉消失了大半,变得越发的清晰起来。

    自己穿越回到了九五年代,这具躯体是镇子上一位拖拉机厂老板的大儿子,也名叫夏一飞。

    因为市场不景气,加上本就资金缺乏,这所小厂更是日益艰难的存活着。

    就在二个月前,这所拖拉机厂的老板夏东海和一朋友达成了协议,那人说是要订购二十台拖拉机,拖拉机是送去了,货款却是一拖再拖。

    一拖就拖垮了这所小厂,刚开始是工人不干,最后是供货商不干了,就这样,老板夏东海只能是借款,想要暂时稳定局面,等到把钱要回来。

    可就在几天前,夏东海得知那朋友因为欠了赌债早就把拖拉机款项给用了,人也跑了。

    夏东海不信邪,没有回家,继续在外面寻找那人。

    这道惊雷,彻底把这个家庭苦心经营十年时间的小厂摧垮。

    昨日,那帮讨债的来了,硬是要用拖拉机拉走抵债,自己所在的这具躯体自然没有答应,与那帮讨债的都要厮打了起来了,加上承诺明天就给,这才勉强保护住这仅有的拖拉机。

    因为担心拖拉机被偷偷拉走,这人就睡在了这里。

    厂房外,断断续续的争吵声一直就在,里面掺杂的一妇人的声音,格外的明显却又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我TM可不能再等了,今天可是最后一天了,快把你丈夫给我找回来,要不然……”,一满脸凶相的光头佬男子用左手抹了一下手中的铁棒说道,语气恶狠狠的。

    妇人此刻已经是泪流满面,连续的债务就如同一张张催命符把人都要搞崩溃了。

    当初丈夫答应那人的时候,自己就隐约的感觉到他不是什么好人,哪知道丈夫反倒严厉的训斥了自己一顿。

    现在好了,人跑了,好好的厂子也破产了,这天煞的夏东海心里也舒服了 !

    妇人抹着眼角的泪,心里恶狠狠道。

    夏一飞从厂房出来,推开了客厅的门就看见了这帮人。

    对于这帮人,夏一飞很快就在记忆中找到.

    这是昨天来的那帮讨债的人。

    “呦,是夏大公子啊,昨天你可是说好的今天就给钱的,瞧,我们来了可你们又说没钱?!”,男子双目极其凶恶,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对于昨天的承诺,夏一飞自己心里清楚,那只不过是实在是被逼的没了办法,自己的这具躯体才张口而出,哪里来的什么钱!

    面前的这个光头佬外号王哥,这一带出了名的混混,前几年还进过监牢,要不是昨天说好了今天给钱,当时怕是真的要出事。

    “10万块钱,一分不能少,快拿来!”,光头佬丝毫不客气,伸出手掌张口说道。

    十万块,根据记忆,夏一飞知道,现在的这个家是绝无可能拿的出来的,别说是十万块了,就是一百块都拿不出。

    见夏一飞犹犹豫豫,光头佬点头示意了一下,准备指挥用两个人把夏一飞捆住,然后其余人去抢拖拉机。

    不过接下来的场面让光头佬有些诧异了。

    夏一飞当然看的出来面前的这帮人想要干什么,事到如今也只能是这样做了。

    “王哥,厂房里的那10台拖拉机可以抵多少钱?”,夏一飞问道。

    光头佬一下子错愕了,要知道这一家子对仅剩的那些拖拉机可是看作宝贝,昨天来抢都没有抢成,现在就主动提出来要卖,真是搞不懂。

    “就给你算3万块钱吧。”,光头佬伸出三根手指,轻蔑道。

    3万块钱,一台也就3千块,现在的市场价可是一台六千,怪不得这家人拼命也要阻拦这家伙用拖拉机抵债。

    真是讹人!

    “王五,一台就3000块?连成本都不到?你这不是欺负人吗?这事我们不能答应。”,妇人一脸愤怒,这明摆着就是欺负人嘛这不是。

    要是你开个合理的价钱,就算是开个成本价,把这些剩下的拖拉机抵债倒也不是什么事。

    “怎么,还不满意?我们兄弟几个过来天天和你费口水,跑断腿,加上这东西我们又不负责卖,算上成本减去我们这些天的劳务费,也就值这么多了!

    今可不是你们答不答应就可以决定 了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兄弟们,上!”

    光头佬一声令下,身上的兄弟们是一拥而上,奔着拖拉机厂就涌了过去。

    妇人想要上去阻拦,被夏一飞一把拉住,摇了摇头,犹豫了片刻,夏一飞终于还是决定尽快的适应起面前的这个母亲,开口道:“妈,这我们阻止不了的,就暂且这么着了吧。”

    看着门外一台台轰鸣着的崭新拖拉机被开出厂,妇人心都在滴血,伏在了夏一飞的肩膀上,泪花哗啦啦的往外流个不停,由于抽泣,身体起伏的厉害:“这……这些拖拉机怎么说也得卖个六万多块,现在都……都没了,呜呜呜!”

    夏一飞很无奈,这拖拉机不像是大米白面,随时都有买家,常常是十天半个月卖出一辆就不错的了,可眼前这情况哪里还有那么长时间?

    王哥这人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人狠话不多,早些年因为自己的亲哥哥上厕所的时候不知道弟媳妇在厕所里,看了个光,为这,王哥直接是把亲哥哥给当场捅死,为此坐了五年的牢,出来之后,就干了这。

    不到片刻功夫,拖拉机厂里就仅剩下一台半报废 状态的锈迹斑斑拖拉机了,夏一飞知道,但凡这破烂能响两声,也非得被这帮要账的拖走。

    对于今天的收获,光头男子还是很满意的,但终究距离欠款十万有很大的距离,但毕竟是一个镇子上的人,王五爷爷辈还和这夏家还有亲戚关系,直到现在还有着藕断丝连的关系,但这又能怎么样呢?

    没钱,就没有亲戚,管你是什么狗屁。

    “王五,这车你也拉走了,好歹我和你王家还是有点亲戚关系的,剩下的款项等我家那个天杀的回来了就给你。”,妇人迎面走了过去说道,唯今之际只能是能拖延就拖延了。

    王五用手抹了一下光亮的额头,嘴腔里发出沉闷的干咳,表情稍缓,思虑了片刻开了口:“三表姑奶奶,可别怪我,俺这也是吃这碗饭的,我最多也就只能给你们宽限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星期后,要是还没钱,那我就没办法喽。”

    “王五,你……”,妇人嘴里吐出半句,终究是没有说下去,这些天人情冷暖妇人已经看的再明白不过了。

    “妈,别伤心了,我会想办法的。”,夏一飞走过去安慰道。

    妇人一屁股坐在了门口的台阶上,捂着面部,头发油光散乱的披在面颊,额头垫在膝盖上大声的哽噎着。</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