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野和雷麒麟来到浑天域的当天,就在那临仙城里遭人袭击。

    他和雷麒麟拼命的逃出了城,但最终也没能幸免于难。

    他们被夏家的人围堵在一个悬崖上。

    夏家的人抢走了雷麒麟,并一掌将他打落悬崖。

    这一掌几乎要了他的命。

    他在悬崖下昏迷了半个月,如果不是炼妖葫里面的能量在源源不断的滋养他的身体,他想他肯定是活不成了。

    “所以你才会留在浑天域报仇?”

    听完后,江羽也是攥紧了拳头。

    秦野的仇人就是他的仇人!

    秦野道:“夏家是浑天域第一世家,我当然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跟他们作对,于是我行走各处,打探有关夏家的消息,遇见落单的我就给他收拾了!”

    “直到最后,我来到蝴蝶岭,遭遇了几个盗寇......”

    “那几个盗寇我在蛮荒也遇见了,如果不是他们,我还不知道你在浑天域蝴蝶岭,对了,我听他们说你似乎在等我,你怎么那么确定我会来?”

    “因为......你的未婚妻!”

    “什么?”

    江羽浑身一震!

    秦野道:“在逗留在临仙城附近这一段时间内一直在打探夏家的事,后来我听人说,雷麒麟原本是穆家的异兽,在十多年前,穆家圣主的小女儿穆怀雨带着雷麒麟离开后,雷麒麟便不知所踪......”

    “羽哥,你有个未婚妻不也叫穆怀雨吗?所以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一定会来到浑天域的!”

    “穆怀雨......”

    江羽呢喃一句,听秦野这么说,那么穆家的小女儿,真的很可能是他未婚妻。

    秦野问:“羽哥,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找她?”

    江羽摇摇头:“这事儿且放一放。”

    现在不去找穆怀雨,穆怀雨也不会消失,作为浑天域有名的世家,她也不会有危险。

    他现在最关心的,是骨罐里的人!

    “野哥,你真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

    “不知道,我醒来后就在玄天域了,而且在玄天域那一年多时间,我也找过,可没再找到充满浓雾的地方,仿佛......那里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

    “那会不会是因为浓雾区域在妖天域,所以你才找不到?”

    江羽记得白衣女子曾说过,骨罐很可能回到了故土,而她是妖族中人,所以骨罐很可能在妖天域。

    只是,秦野和雷麒麟,又是如何从妖天域去往玄天域的?

    这一段时间里,他们经历了什么?

    秦野道:“可以确定的是,我和雷麒麟被人救了,我想救我们的人应该是要把我们带去玄天域某处,但是半路遭到了袭击。”

    “唉!”

    江羽深深的叹了口气。

    没想到找到秦野,依旧无法确定骨罐的位置。

    秦野道:“羽哥,你之前说你听说了道长的消息?”

    江羽道:“在幽天域的时候。”

    秦野沉吟片刻,道:“那依我看,道长应该是凭借自己的能力,走出了那片浓雾,如果找到道长,兴许就能知道骨罐的位置。”

    “可是......”江羽迟疑道,“如果道长知道骨罐在哪里,为何没回去找你们?”

    “这......”

    秦野语塞。

    他没回去,是因为找不到骨罐在哪里。

    “时间过去这么久了,也不知她们现在情况如何。”

    江羽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秦野宽慰道:“你也别太担心,骨罐虽然发生了变故,但至少还是安全的,而且骨罐里食物充足,十年八年内都不会有事的。”

    江羽道:“我现在担心的是你没回去,他们也纷纷开始寻找出路,万一她们和你一样,倒在了浓雾中......”

    秦野运气好,被人救了,可其他人未必就有这样的运气了。

    秦野道:“那得尽快找到道长了。”

    江羽点头。

    之前他听到吴良的消息后,还以为大家都从骨罐里出来了,所以才想着在蛮荒扬名,让大家主动去蛮荒寻他。

    但现在看来,骨罐里的人,可能只有吴良和秦野出来了。

    那么扬名的作用也就不大了,还是得他主动去寻找吴良。

    可惜,自上次从幽天域离开,他便再也没有吴良音讯。

    秦野提议道:“羽哥,我是这样想的,单凭你我的力量,实在太过薄弱,而穆家好歹是修仙世家,底蕴丰厚,如果有他们的帮助......寻人是不是会轻松些,而且说不定穆家的长辈们,知道那浓雾区域在哪里?”

    “你的意思是......让我上穆家?”